回避的话不能说:明为啥要开古田会议-拉萨新闻
点击关闭

电影红色-回避的话不能说:明为啥要开古田会议

  • 时间:

俄病毒研究所爆炸

記者:在迎合年輕觀眾方面,有想過找流量明星嗎?客串也行啊。

記者:做為女性導演,拍紅色題材片有什麼困難嗎?

是獻禮片中的一個歷史深厚的禮物

陳力:拍《古田會議》就是想讓今天的青年人認識那個年代的青年領袖和偶像。拍攝時我們就感慨,用現在的話來說,這拍的就是「中國紅色天團」啊。後來路演,有95后觀眾用了「鎖定『朱毛』這組CP」這種表述。哎,我覺得也很好啊,他們用今天的語言來表達對那一代偉人熱愛的方式。

陳力:雖然2011年至今的這段時間我也拍了《周恩來的四個晝夜》《血戰湘江》等電影,但《古田軍號》一直沒落下。只要有空,我就去閩西,幾乎走遍了閩西大地。

說句心裡話,進入這片「紅色土地」後人的價值觀就會越來越往紅色上靠。如果說我之前是本能地對紅色題材有使命感和擔當感,但當我走得更近了,我就覺得我也是他們的一員,他們的先輩也是我的長輩。就是這種感覺,我把這部電影做好了,才能對得起他們。

拍給青年人看的電影,不能光說大道理

記者:為這部電影去了多少次閩西?

陳力:我倒沒想過我是男的還是女的,哈哈哈,而且好多人也沒把我當女的。我是山東人,性格很倔。話說回來,男女導演的視角可能有一些區別吧,但我的性格偏男性一些。

記者:電影是拍給年輕人看的,如何向年輕人解讀紅色DNA?

哪怕在影廳里的一瞬間他們受到了啟發,但出了影廳又忘了也沒關係,畢竟在他心裏留下了一塊痕迹。在目前的電影市場環境下,能做到留下一塊痕迹,就已經很好了。也許在他未來的人生中,這塊痕迹會越來越放大呢。

用青年人喜歡的方式解讀紅色DNA

陳力:當然啊。不過我們沒用特效,所有的場景都是真實的,包括古田會議會址、毛澤東、朱德、陳毅住的房子。影片中用的軍號是古田紀念館的真正文物,是號手原型捐贈的。我們是另一種熱血和燃。「古田會議永放光芒」,靠的是精神,燃在心裏。

陳力:那是2011年,我在福建拍《愛在廊橋》時接到的邀約。其實我年輕時就開始拍毛澤東,後來三兩年就拍一部,近期更頻繁,簡直成「專業戶」了。我對古田會議這段歷史深有感觸,它很重要。當時一激動我就答應了。1929年12月28日,紅軍第四軍第九次黨代表大會在福建省上杭縣古田村召開,史稱「古田會議」。這是我黨我軍歷史上一次極為重要的會議,也是人民軍隊建設發展史上一個極為重要的里程碑。

陳力:飾演朱德的王志飛,飾演毛澤東的王仁君都演得特別好。年輕觀眾也特別喜歡影片中劉智揚飾演的陳毅。張一山此次飾演了軍人氣質十足的林彪。飾演劉安恭的胡兵,把一個特別容易臉譜化的人物演得很動人。

與現在的青年人溝通,你不能直接說大道理,他們不喜歡說教的教育方式,你要尊重他們。所以我們用真實的手法來講故事, 《古田軍號》以當年小號手20多歲的孫子來講述爺爺當年的經歷,從當代的場景切入,加上平實的角度,容易與當代人產生共同語境,也容易進入觀眾心裏。通過小號手把為什麼召開古田會議,以及紅四軍在閩西待的9個月里都做了哪些事,比如換新軍裝、造紙、辦學校等都有所體現。在電影首尾都出現了舞龍場景,是用今天和昨天對望的形式,使今天的幸福生活和昨天的崢嶸歲月形成對比,讓觀眾油然而生珍惜感。

後來冷靜下來我發現其實它很難拍。不過現在一點也不後悔。當時我好多朋友說:就一會議,你怎麼拍啊?而且之前也有人拍過,大多不聲不響的。

導演陳力採訪八一電影製片廠女導演陳力的整個過程,就聽着她東北大妞嘎嘣脆的普通話,再加上不少「哎呦喂」和「嗨」的嘆詞,豪爽、幹練、大大咧咧。她執導的《古田軍號》是唯一一部榮獲「五個一工程」特別獎的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影片,8月1日已上映。面對即將組團上映的商業主旋律電影們,她笑說,《古田軍號》是先來暖場的,「之前出品方也曾動過改一個更迎合當下的片名,但我很倔也很霸氣地拒絕了,都是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厚禮,從歷史上說我們肯定是厚重,古田會議距今已90年。」

記者:這次路演有南京站,是第一次來南京嗎?

陳力:不是。南京也算是我的福地呢。我早些年給南京拍過電影《早春一吻》,當時拿過不少獎。還在南京為中央電視台拍過短片,跟南京的感情還是不一般的。(記者 孔小平)

對紅色題材有使命擔當感記者:為什麼會接《古田軍號》這部紅色電影?

記者:如今主旋律電影們都燃、熱血,你覺得《古田會議》燃和熱血嗎?

其實它的難度不光在會議上,「朱毛」之間的關係如何把握實在太難,前面很多電視劇都迴避過去了。我覺得,迴避的話不能說明為啥要開古田會議。而且大家都盯着古田會議本身,而我着重於為什麼要召開古田會議,真實再現那段歷史,比如用了不少篇幅來寫整兵,寫朱德對舊軍閥「走州過府大吃大喝」惡習的雷霆之怒,寫整兵時「朱毛」的分歧。戲里有爭吵,但大家的目的和信仰是共同的,表現得有分寸。

其實我也拍過藝術片,但我一直覺得我拍藝術片是為紅色題材做準備。怎麼這麼說呢?因為紅色題材作品真的特別難,首先,你要翻閱大量資料,不少資料的表達有時候還不一樣,那就要翻更多資料。其次,你還得下生活,不是去紀念館聽講解員說說,不是開座談會,是真的要住到老百姓家裡,因為他們家都會有一些世代相傳的故事和佳話。比如我們就遇到過一個司機,他爺爺的5個兄弟都犧牲了。真的,那邊烈士家庭特別多,是真正的紅色土壤,你要是對這塊很感興趣,他們就會滔滔不絕地跟你說,特別難得。

關於流量明星吧,我從沒想過。當時選演員時,副導演確實也琢磨過流量演員。我就說流量是怎麼算出來的?我表示存疑。我想的就是,打鐵還需自身硬,誰能完成角色誰就來,也不搞客串,突出刻畫好這幾個人就行。

記者:那你這是圖啥呀?陳力:什麼也不圖啊!就為了讓今天的青年人知道這段歷史。路演中很多00后都激動地哭了,表示我是中國人我驕傲。

後來我們演員無條件去老區、部隊和城市路演,一分錢報酬也沒有。電影拍完后他們都說自己成長了,我很感動。

我當時也跟演員們撂下話了:這是紅色題材,肯定沒什麼票房。(記者:啊,你拍之前就做好票房一般的心理準備了啊?)對啊。我拍這麼多年電影,這點能不知道嗎?我們不是資本運作。我說得很清楚,如果覺得角色合適,喜歡這段歷史,你們就來。

拍攝期間有朋友來探班也說,你們這是真正的偶像劇啊。我一想,對啊,確實是偶像劇,毛主席、朱德他們都是一代偶像。你想啊,他們的家庭生活背景都挺好,如果他們自私的話,就不會去奮鬥去打拚。那他們為什麼這麼做?因為他們有堅定的信仰和信念。今天青年人的生活是怎麼來的?就是因為他們。這對現代青年人有一定啟示作用,大家生活得都挺好, 但你必須有信仰。不過,我也很清楚,電影是拍給青年人看的,表達方式特別重要!

今年的獻禮片基本上是商業模式,但我不擔憂,很正常,大家一塊兒獻禮,但從歷史上來說我們是厚重的。今年是古田會議90周年,《古田會議》作為第一部獻禮片先衝出來,我們挺自豪的,不會考慮別的。

記者:作為獻禮片的第一部率先上映,作為導演,你有啥感受?

陳力:我們是來暖場的。其實當時很多人讓我改片名,說你這個片子好,吸引青年人,但能不能改個商業性很強的片名啊。哎呀呀,當時很多電話來跟我商量這事,但我在這個分歧上很霸氣。我後來表態說,我不能隨波逐流,我看重的是古田會議這段歷史。如果改名,我就不署名了。

今日关键词:哪吒票房破49亿